无障碍说明

京新高速建设幕后:工人两月不洗澡 出汗只能等晒干

[摘要]冬天上路施工,随身携带的瓶装水很快变成冰疙瘩;夏天撒出去一瓢水,沙地上几乎留不下痕迹;每年会遇到100多场沙尘暴,风沙过后,满目疮痍;两个月不洗澡,出了汗,只能等着晒干……

在建设者看来,进度和质量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业主和监理互相配合共同指导和监督施工企业实现质量和进度的目标。施工企业通过优化施工组织方案,增加人员和设备的投入,在质量达标的前提下,尽量缩短施工时间。

京新高速公路。章轲 摄

在新闻报道中,我们有意识地避免“项目提前完工”“为了赶工期,项目部……”等内容,防止社会公众对因“赶进度”造成“低质量”的怀疑和猜测。而在京新高速公路建设过程中,“赶进度”和“京新速度”值得成为宣传和推广的亮点。

在额济纳旗,以胡杨和居延文化为代表的旅游业是县城经济的重要支柱,但无法改变水资源匮乏的状况,城市居民都习惯了饮用水浑浊、碱性超标,甚至夹杂着沙子。

由中国交建承建的临白三标共358公里,其中200多公里分布在无人区,无水、无电、无信号、无人烟。设者在中国最美沙漠巴丹吉林沙漠穿行,却无暇留意沙漠的美。

京新高速公路无人区提醒。章轲 摄

确实,巴丹吉林的美属于阿拉善,建设者什么都没有。

额济纳旗常住人口1.8万,总人口约3万人,但参与中交京新高速临白段(阿拉善盟段)三标建设的工人高峰期将近1万人。大量的资源消耗,给物资补给带来巨大压力。

项目管理人员和施工人员没日没夜进行施工作业,没有什么空闲时间。我们无奈式给他们安排满工作,就是怕他们闲下来想得多,留不下。” 中交京新高速临白段(阿拉善盟境内)3标项目总承包部总经理刘永明说。

建设者们的简易午餐。冯毅 摄

乍一听,项目管理者惨无人道,不体谅建设者疾苦,实际不然。

冬天上路施工,随身携带的瓶装水很快变成冰疙瘩;夏天撒出去一瓢水,沙地上几乎留不下痕迹;每年会遇到100多场沙尘暴,风沙过后,满目疮痍;两个月不洗澡,出了汗,只能等着晒干……

风沙大,建设者们干劲更大。黄朝华 摄

项目上很多建设者都是刚毕业的“小年轻”,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分项工程一完工,马上结账,让施工队赶快回家。”刘永明介绍说。

“赶快回家”可能是每一名建设者心中的执念,工作不能停。

风沙大,建设者们干劲更大。黄朝华 摄

春季蒸发量小,用水少,是填方施工的黄金期。临白三标一开春就组织开展填挖方作业,加大人员和设备的投入,仅用两个多月就完成了4200万填方,1200万挖方,路基基本成型。

为了避免“火上浇油”,在高温环境下进行油面作业,临白三标倒排工期,将沥青摊铺集中在5—6月进行。高强度的施工作业,建设者根本停不下来。停下来,就意味着自己将在7—9月,42摄氏度高温下,与100摄氏度沥青为伴。

……

2016年7月22日,中国交建临白三标项目实现了全线第一个全标段贯通,比计划工期提前60多天,意味着建设者可以在风沙和高温中少煎熬60多天。

京新高速公路提示水源点位置。章轲 摄

在京新高速暨国高网建设成就主题宣传采访活动座谈会上,刘永明向记者讲述身边的感动:“项目快建成的时候,我到最远的标段,看到项目上的一个小姑娘。”说到这里,这位干了一辈子工程、即将退休的老公路人潸然泪下。他曾三次试图讲完这个故事,但都因情到深处几度哽咽,无法继续。不知是受刘永明感染,还是同样触碰到内心中最柔软的部位,中国中铁总承包部总经理孙玉国也抽出纸巾,抹掉落下的泪。

刘永明在讲述过程中潸然泪下。

全场安静得只能听到刘永明的抽泣,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希望能知道故事的结尾。他稳定了情绪说:“这帮年轻人不容易。”随后,全场掌声雷动。

座谈会后,没有人再去询问故事的结尾,但都在猜测。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晒得黝黑,蓬头垢面的年轻姑娘,嘴唇干得翘了皮,咧着嘴笑。

通车现场的施工企业代表。章轲 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ricati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